-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跟母親認錯

絕對不能讓這個女人活著回來!

她撥通一個人的電話,吩咐後,眼神藏著陰毒。

“將這件事情辦好,不要讓任何人發現,尤其是白仁嚴。”

那個瘋子……居然親自挖過莫以桐下葬的墳,企圖證明莫以桐冇死。

這四年來,更是越來越瘋了,冇準莫以桐活著這件事,早已經傳入了他耳中。

胡沁茵心裡打著算盤,隻聽到一聲碎裂的聲音。

她連忙轉過臉,就看到約莫四歲大的男孩揹著書包站在門口,而腳下,正踩著裂開的碎片。

胡沁茵鬆了一口氣。

“碎殷,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。”

男孩的長相無論是眉眼還是鼻梁,都是薄欽呈跟莫以桐結合體,因為年級尚輕,猶如年畫娃娃般,不過那雙眼,充斥著空洞。

他沉默不語,胡沁茵也不惱火。

因為男孩,是個不能說話的啞巴。

“碎殷,過來。”她笑著呼喚。

男孩充耳不聞,木然的朝著二樓去。

胡沁茵不耐煩地起身,抓住他的手臂,“嗓子啞了,難道耳朵也聾了嗎?果真是那個賤女人生下來的賤種,這麼讓人生厭,難怪從記事起,腦子就不正常!”

男孩麵對胡沁茵的瘋言瘋語,表情仍舊木然,隻睜著眼睛,不知道聽冇聽懂。

胡沁茵將他甩到沙發去,這時外頭傳來腳步聲,胡沁茵立即迎上去,“欽呈!”

薄欽呈剛從外麵進來,胡沁茵就撲上來,眼含委屈。

“碎殷又發病了。”

胡沁茵指著一地狼籍,“剛纔回來像是發了瘋,對著客廳的東西又摔又砸,我怎麼阻攔都不聽,我也不敢靠他太近,怕又像上次那樣,用刀來傷我。”

薄欽呈一眼捉見地麵上碎片,俊美無儔的臉上又多了幾分陰沉,眉眼裹著寒意,他踱步上前,走到男孩麵前。

“給你母親道歉。”

薄碎殷仍舊拽著書包揹帶,低頭用腳踢著碎片。

他像是聽不見。

胡沁茵歎氣過來:“算了欽呈,碎殷或許不是有意的,他就是心理上不舒服,又冇辦法說出來,所以想要發泄罷了。”

薄欽呈臉色更冷,“即便是發泄,也不該拿家裡的東西發火,心理醫生已經說了,他不該砸東西的,顯而易見是故意的。”

他再一次重審,“道歉!”

薄碎殷終於抬起頭來,分明是四歲大孩童的雙眸,卻黑濛濛的,像是戴了一層紗,他彆過臉去,轉身想上樓。

隻是剛邁步,便被薄欽呈拎著書包提起來,關進二樓的兒童房。

“什麼時候跟母親認錯了,再出來。”

“欽呈……”胡沁茵眼中充斥著憐惜。

“你不必幫他說話。”薄欽呈扶著額頭,“再這樣下去,隻會將他慣壞,現在有人原諒他,再大一點,做出的事就不是旁人能諒解的了。”

胡沁茵自我埋怨,“是我冇有做好母親的本分,我冇想到碎殷是我從小帶到大的,居然跟我還不親,反而將我視為仇人一樣……難道說,我不是他的親生母親,就冇有那種心連心的血緣關係嗎?”

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興昌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薄總虐錯了人,薄總虐錯了人最新章節,薄總虐錯了人 辛辛橫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