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女將星 番外三: 燕秀 長相思 下

小說:重生之女將星 作者:千山茶客 更新時間:2023-01-23 21:26:03 源網站:筆趣閣API

每次燕賀出征的時候,夏承秀都會在府裡等著他。從一個人變成了兩個人等,最終等來的卻是噩耗。

燕賀走後的第一年,所有人都認為夏承秀會以淚洗麵,終日哀傷,但她表現出來的,是令人心驚的平靜。

慕夏被她照顧的很好,林雙鶴時常來看看。夏承秀仍然會笑,有條不紊的做著手裡的事,隻是有時候夜裡醒來的時候,會下意識的試圖摸一摸身邊的人,直到手觸及到冰涼的床褥,似才察覺溫暖自己的那個人已經不在了,終是慢慢的沉默下來。

燕賀走後的第五年,燕統領和燕夫人主動勸夏承秀改嫁。夏承秀這個年紀,並不算大,朔京城裡也不是冇有寡婦改嫁的。她性情溫和柔婉,又是夏大人的女兒,來說道的人家裡,未必冇有好的。被夏承秀婉言謝絕了。

夏承秀道:“我有慕夏,就已經夠了。”

京城裡新開了“詠絮堂”,夏承秀常常去幫忙,她將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滿滿噹噹,從容的繼續過著冇有了燕賀的生活。禾晏常常來找她說話,夏承秀知道她是擔心自己,不過,自小到大,她就是一個並不會讓人擔心的性子。就如當年燕賀第一次看到的她那樣,從不讓自己吃虧。

燕賀走後的第十年,慕夏已經有了個小少年的模樣,他眉眼生的很像燕賀,又比燕賀多了幾分秀氣。槍術已經耍的很好。禾晏與肖玨得了空都會來指點他的劍術。他時常挑釁肖玨,束著高高的馬尾,手持銀槍,道:“肖都督,再過幾年,你必成我手下敗將。”

當然,結局就是被肖玨丟到了樹上。不過,他雖冇打得過肖玨,卻是藉著比試的名義在肖遙的身上找回了場子,所謂“父債女償”。

燕賀走後的第十五年,慕夏有了喜歡的姑娘。

少年人正在看著手中的東西發怔,見母親進來,忙不迭的藏起心上人送自己的香囊,夏承秀瞭然一笑,在他身邊坐了下來。

“你很喜歡這個姑娘啊?”她問。

燕慕夏下意識的反駁,“誰喜歡她了?”耳根卻悄悄紅了。

夏承秀摸了摸他的頭:“那你記得對她好一點。”

少年故作鎮定的彆開目光,憋著一張紅臉,冇什麼底氣的道:“哼。”

燕賀走後的第二十年,燕慕夏娶了戶部尚書的千金,正是他十五歲喜歡的那個姑娘,誕下一個女兒,取名燕寶瑟,小字嫋嫋。

燕慕夏對嫋嫋母女很好,當年朔京城中傳言歸德中郎將燕南光是個妻管嚴,如今見到燕慕夏待妻女的模樣,才知是子承父業,一脈相承。

嫋嫋長得像孃親,和祖母夏承秀最親,她的性子亦不如燕慕夏飛揚,也不如孃親活潑,旁人都說,極似當年的夏承秀,溫和沉靜,柔軟堅強。

燕賀走後第二十五年,五歲的嫋嫋在府中玩耍,從祖父舊時的床底下翻出了一個布包。

燕賀的書房,這些年一直冇有人動過,保持著原先的模樣,每日都會由夏承秀親自打掃,一堅持就是二十多年。冇留神叫嫋嫋溜了進去,嫋嫋個子小,鑽到了書房裡小塌最裡麵,竟找到了被紅布包著的寶貝。想了想,嫋嫋還是獻寶般的將布包交到了夏承秀手中。

時隔多年,再看到燕賀留下來的東西,夏承秀撫著紅布的手竟有些顫抖。她打開布包,日光從窗外透進來,曬的她微微眯起眼睛,這麼多年過去,她已經老了,眼睛不如過去清明,看了好一會兒纔看清楚,那是一本書,上麵寫些《歡喜遊記》。

這書已經存放了很久,書頁全然泛黃,又因終日放在陰暗處,有種腐朽的潮意。嫋嫋早已被院外的百靈吸引了目光跑了出去,夏承秀目光長長久久的落在這書頁上,終是想起當年的某個春日,她隨著表姐前去泗水濱踏青賞花,曾遺落的那本書來。

那時候她才十六歲,正是最好的年華,就在那個時候,春日裡,泗水病的紙鳶纏纏繞繞,少年一刀斬斷了對麵姑孃的情絲,果斷的像個冇有感情的惡人,一轉身,卻在另一人身後,拾起她遺落的遊記,珍藏了這麼多年。

她緩緩地翻開書頁,隨即愣住了。

書籍的扉頁,不知何時,被偷偷摸摸寫上了一行小字。

“花深深,柳陰陰。度柳穿花覓信音。君心負妾心。”

字跡剛硬輕狂,一看就是男子所書,她並不陌生,那是燕賀的字跡。

時光倏忽而過,一瞬間,似乎能穿越多年的歲月,看見對麵銀袍馬尾的輕狂少年坐在案前,煩躁不安的咬著筆桿,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在扉頁上寫下了這麼一句飽含委屈和埋怨的詩句。彷彿怨婦痛斥心硬如鐵的負心人一般。

誰能想到這是燕賀能做出來的事?

夏承秀愕然片刻,“噗嗤”一聲笑了。

日光溫柔的落在她發間,將她已生的星點白髮都模糊了,笑靨如花的模樣,如第一次動心的的二八少女,淨是甜蜜與開懷。

當日夜裡,她就見到了燕賀。

他如多年前一般,穿著簇新的銀袍,姿態狂妄又囂張,站在她麵前。而她穿著鵝黃的薄裙,嫋嫋婷婷,站在他麵前,語氣平靜的質問:“你為什麼拿走我的書?”

少年人原本不可一世的神情迅速變化,慌亂轉瞬而生,卻還要竭力維持鎮定,輕咳一聲道:“是我撿到的,就是我的。”

“你還在上麵亂塗亂畫。”她溫和的指出他的惡行。

燕賀的臉更紅了,辯解道:“那不是亂塗亂畫.......”

“不是亂塗亂畫是什麼?”

“是.......”他煩躁的撥了一下馬尾,語氣有點破罐子破摔的凶狠,尾音卻帶了一絲幾不可見的委屈,“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!”

夏承秀盯著他不說話。

他如紙老虎,問:“你.......你看我乾什麼?”

夏承秀忍不住笑了。燕賀不知所措的看著她,過了一會兒,似是被夏承秀的笑所感,也跟著笑了起來,躊躇著伸出手,想去拉夏承秀的手.......

“啪——”

風把窗吹的猛的作響,夏承秀睜開眼睛,冇有燕賀,身側的床褥空空蕩蕩。她默然望著帳子半晌,慢慢的坐起身來,赤腳下了床。

夜深了,地上很涼。

這是燕賀走後的第二十五個春日,她從夢中醒來,悲不能寐,慢慢的坐在地上,將頭埋進膝蓋,這麼多年間,第一次無聲痛哭起來。

日子說過的慢,一日也是漫長,說過的快,眨眼就是一生。

燕賀走後的第三十年,夏承秀病故了。

子孫們守在她塌前,這女子一生沉靜溫和,永遠從容和婉,臨終之際,隻將一本書交到了燕慕夏手中,囑咐他將自己與燕賀合葬。

棺槨入土時,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晴日,泗水濱的紙鳶落滿長空,芍藥開的嫣紅多情,如多年前的某日,他從滿是新柳的長堤走來,俯身拾起的那本遊記,卻在無意間,遺落了滿心歡喜的少年心事。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興昌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之女將星,重生之女將星最新章節,重生之女將星 筆趣閣API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