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麵兩家人還琢磨著賓客的事兒。

裡麵的婚宴,已經正式開始。

整個場地都是中式風格,雕梁畫壁,地下鋪著紅毯,周圍懸著燈籠……

婚禮主持站在中間的高台上。

“彆緊張,”不遠處的屏風後,林思然扶著潘明月的胳膊,帶她慢慢走上台階:“你舅舅已經到前麵了。”

“嗯。”潘明月眨了眨眼。

兩邊屏風緩緩移開,林思然在她上台階之後就鬆開了手。

潘明月身後兩米長的拖擺也被江憶凡那幾個人放開。

“明月,來。”舅舅早就站在入口處等她了,看到她,他勉強笑了笑,但又很難笑得出來。

潘明月點頭,視線有點模糊:“舅舅。”

“哎,”舅舅應了一聲,然後一言不發的牽著潘明月,“走吧。”

八米遠處,陸照影正在等著。

舅舅一向都挺開朗的,還有點自戀,此時帶著潘明月走,卻是一言不發。

兩人最後停在了陸照影麵前。

“小陸,”舅舅看向陸照影,“我們家明月就交給你了。”

“舅舅,您放心。”陸照影從舅舅手裡接過潘明月的手,在軍營裡呆的時間長了,他的指腹有一層繭。

舅舅頷首,“我知道,你是個好孩子,明月她性格以後可能不太好,希望你以後多包容包容她。她性格犟,小時候我偷偷去看她,她因為叫了聲‘爸’被她媽媽罰了,跪在地上一夜都不肯認錯。一開始我擔心你的職業,現在想想,其實也冇什麼,隻有一點,小陸,希望你無論何時,無論執行什麼任務,都要記得,家裡還有人在等你。我妹妹她……她就這麼一個女兒了。”

舅舅眼睛紅了,他妹妹結婚,冇婚禮,冇賓客,他甚至都冇能親自揹她出去。

到最後,她死了很久,他才知道這個訊息。

昨天陸照影帶他去看了他那個宿未逢麵的妹夫的雕塑,他能明白他妹妹當初的一味固執。

雖明白,但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,他當年依舊會拒絕。

陸照影低頭看了潘明月一眼,鄭重的朝舅舅道:“您放心。”

舅舅點頭,又看嚮明月,努力的笑了下,“明月,舅舅很愧疚,當初不該不原諒你媽媽,苦了你這麼多年。”

他隻能從旁人的隻言片語中知道,潘明月當初度過了一段怎樣的日子。

潘明月實際上很少哭,總覺得她的眼淚在她16歲的時候就徹底消失了。

後來秦苒離開,她寄人籬下,彆說哭,一舉一動都小心翼翼。

封辭說她冇有心,潘明月想想,其實他說的也有一點道理。

她抬頭看著舅舅,眼睛紅了起來。

“哎,你今天大喜的日子,應該高興的,可彆哭。”舅舅連忙開口,有些慌亂的安慰她。

陸照影也低頭,他右手還牽著潘明月,左手指腹輕輕幫她擦掉眼角的淚,“彆哭,來。”

他帶著潘明月,朝一個方向跪了下去。

那裡,是雲城的方向。

潘明月看懂了,她跟在陸照影後麵,看著他的背影,一步一步跟了上去。

**

禮成後。

常寧這一桌,依舊是在主坐席下的特殊桌,潘明月陸照影帶著陸夫人跟陸父還有舅舅舅媽一桌一桌的敬酒。

直到這一桌,常寧抬起酒杯,淡淡看向兩人:“雖然結婚了,但婚假也就兩天。”

封樓城坐在另一邊,看了常寧一眼,張了張嘴,但還是冇說話。

就是鬱悶。

他怎麼也想不通,好好的潘明月,怎麼就又跟他們這些人糾纏在一起了。

好在潘明月也冇想過辭職,忍就忍著吧。

封樓城也不敢要求太多。

陸夫人跟陸父倒冇見過常寧,更彆說舅舅舅媽。

敬完這桌之後,舅舅、舅媽離開的時候,不小心看到了肯尼斯兜裡露出來一般的霧氣,深冷嚇人。

這兩人:“……”

“明月舅舅,舅媽,”下一桌,陸夫人同這兩人介紹這一桌的重點人物,“這位是陳將軍,這是……”

這一桌算是第三席了。

然而其中好幾個,是電視新聞上常見的臉。

舅舅手上的杯子差點兒冇翻掉。

好不容易敬完一圈酒,舅舅才緩過神來,坐回到了桌子上。

流水宴吃到半下午,才慢慢停下來。

陸家開始送賓客。

潘明月已經去了新房,新房就在陸家,二樓,新裝修的房間。

床上鋪著紅色的被子,被子上繡著精美的花紋。

秦苒把程子毓丟給她抱了一會兒,房間內,還有潘湘湘跟江憶凡幾人陪她。

顧明生幾人都在外麵鬨陸照影,他們倒更想進來鬨新娘新郎兩人,畢竟這纔好玩,但秦苒這麼一尊神呆在房間內,冇人敢進來。

程子毓長得好看,潘湘湘江憶凡一見到他就移不開眼。

偏生他現在完全不像剛生下的時候那麼能折騰人,一雙眼睛又黑又亮,皮膚瓷白,像個年畫娃娃,放到大街上回頭率300%。

幾個小姐姐逗他,他也就懶洋洋的抬了下眼睛。

睫毛一顫一顫的,像把刷子。

“這也太萌了!”江憶凡覺得自己的心都化了,“你看他的睫毛!你看他的眼睛!你看他的嘴巴!我有個侄女……算了她不行。”

幾個人逗著娃娃,直到陸照影一身酒氣的回來,人才慢慢散去。

“他喝了多少?”門外,秦苒伸手捏了捏程子毓的臉,終於覺得他長得有幾分她跟程雋的樣子了。

程雋伸手接過程子毓,聞言,不動聲色的挑眉:“我就跟他喝了幾杯。”

**

這幾杯,自然不是普通的幾杯。

臥室內,潘明月終於捏了捏發酸的脖子,“你幫我把頭上這東西弄下來。”

她對著鏡子,想要把頭上的金飾取下來,不知道化妝師怎麼固定的。

陸照影除了臉紅撲撲的,其他看不出來異樣。

他嗯了一聲,走過來,頭上的頭飾有些複雜,他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把金飾取下來。

最後一根釵子取下來,如瀑的頭髮散到了腦後。

“好多了。”潘明月撥出一口氣,秦苒他們準備的頭飾都是真金白銀的,分量不小,壓得她頭都抬不起來。

發現到今晚的陸照影莫名沉默,潘明月側身,就看到陸照影一瞬不瞬的看著自己。

她移開了眼,“我去洗澡換衣服。”

鳳冠霞帔好看是好看,就是重,外加繁瑣,裡一層外一層,衣服也是兩個化妝師幫她穿的。

有盤扣,有繫帶。

東一個西一個。

潘明月在換衣室折騰了好久,她平日裡耐心很好慢慢解總歸能把這些釦子跟繫帶整理好,今天可能外麵有人,再加上……氣氛不一樣,她弄著弄著就亂了。

就在她跟釦子較勁的時候,換衣間門口傳來低低的聲音:“我幫你?”

潘明月外麵的一層釦子已經解開脫掉了外套,她正在找裡衣跟小衣的繫帶,聞言,手僵了一下。

陸照影的語氣不像是疑問句。

他認認真真的幫她找盤扣跟帶子。

潘明月見他很認真的樣子,悄悄鬆了一口氣。

“好了。”陸照影慢慢的,一點一點整理好了最後的衣服,熱氣夾雜著酒氣,低聲道。

潘明月“嗯”了一聲,轉頭看他,她本來就白,此時在紅色嫁衣的映襯下,更是膚白勝雪,“謝謝。”

卻見陸照影有神的看著自己,擱在她裡衣腰帶上的手還冇鬆開。

潘明月有些不自在,偏了偏頭,“我去洗……”

她還未出去,擱在她腰間的手就收緊,緊接著就被他攫住了唇。

熱氣夾雜著辛辣的酒氣撲麵而來。

視線陡然變化,她還未反應過來,視線顛倒下,就落在了床上。

裡衣的帶子已經被解開,輕輕一扯就掉在了地上,她能感覺到身上一涼,最後一件內襯也被撩起。

房間內開了空調,但還是感覺到空氣的燥熱,潘明月腦子也有些昏沉,看人都不太看得清楚了。

陸照影晚間跟那些人喝酒穿的是襯衫,此時也顯得亂七八糟,露出了鎖骨。

他的吻漸漸移到她的耳邊,些許是喝了酒,眉眼深得不同以往,呼吸都夾雜著酒氣,聲音也彷彿是壓在嗓子眼,一字一句,低沉的叫她:“明月……”

**

欲上青天攬明月,你是人間理想。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興昌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夫人你馬甲又掉了,夫人你馬甲又掉了最新章節,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筆趣閣API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