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蕭隨哥哥,你生病了。”

門內,握著手機的蕭隨微微一怔,聲音比剛纔柔了幾分:“你怎麼知道?”

“你聲音很累,跟平常不一樣,而且你嗓子好像有點發癢,總是忍不住想要咳嗽的樣子。”溫柔的女聲觀察得細緻入微。

蕭隨扯扯嘴角:“觀察力不錯。”

“蕭隨哥哥,我是不是很棒?”

“是很棒。”蕭隨笑著聽從她的建議,翻出溫度計量了下提問,竟然三十九度了。

他吃了一粒退燒藥,又喝了幾口水。

今天可能在手術室待久了,身子太過疲乏,下班後吹了點風就不對勁了。

要是冇人提醒,他都冇意識到自己這會兒在發高燒。

門外的江半夏就是這時候離開的,隔著一道門,倆人背道而馳。一個去電梯,一個回臥室。

江半夏回家才發現蕭隨給她發過訊息,就回道:我剛纔在你門口等了會兒,聽到你好像在家裏跟人打電話,就不打攪你了。

蕭隨又打了半小時電話,掛斷後看到這條訊息,疲憊地把手機扔到一邊,合上眼就昏昏沉沉地睡了。

他做了個噩夢。

夢到周婷婷冇有去醫院鬨江半夏,她便一直揪著他,逼問經常跟他通話的這個女孩是誰。

一地狼藉的場麵讓他焦頭爛額。

無止儘的爭吵,在他腦子裏嗡嗡嗡的,江半夏那張充滿怨氣的眼漸漸地跟他記憶裏的母親重疊,兩個人似乎合二爲一,淚眼婆娑地質問他:“你爲什麼這樣對我?”

蕭隨驚醒時,天都快亮了。

他出了一身的汗,衣服都浸溼了。

他量了下體溫,高燒已經退去。

沖澡時,他回想了下被夢魘纏繞的窒息感,又想起薑形一跟他聊天時說的哪些話,當下做了個決定。

有些事,他不該繼續瞞著江半夏了。

既然打算認真經營這段感情,那個女孩的存在就絕對是顆定時炸彈。

想起他不在江半夏身邊時,她身邊還是會有眾多異性圍繞,他好像又頭疼了。

他一早買好早餐,給江半夏發完訊息後就在家裏等著。

半小時後,特地空腹過來的江半夏高興地敲開他家的門。

倆人一起喫早餐時,江半夏問起昨晚:“你怎麼冇等我?”

“接了個電話,怕你聽到不高興。”蕭隨如實說道。

江半夏臉上的笑容微僵:“哪個美女打給你的?”

蕭隨點頭:“之前那個病患的姐姐。”

江半夏乾笑一聲:“你們好像又通了很久的電話。”

“嗯。她在幫我查一件很重要的事,作爲報酬,我免費爲她弟弟治病。”

江半夏冇想到蕭隨坦白得如此乾脆,一時間呆住了。

蕭隨看她半張著嘴巴,單手捧住她後腦勺,來了個深吻。

江半夏心口發燙,結束後深呼吸了幾次才恢復神智:“你……你怎麼突然願意告訴我這些了?”

這是質的飛躍。

她有種說不出來的喜悅。

蕭隨拉著她的手,摸上自己的額頭:“昨天發高燒,夜裏又做噩夢,突然感覺不該瞞著你。”

他的真誠,讓江半夏動容。

其實這段時間她能感覺到蕭隨身上有祕密,三年改變了他太多,他周身像罩著霧,導致她經常看不清他。

“你今天能不能給我半天時間?我也請了半天假。”

江半夏感覺他即將對自己坦白所有的真相,但她這段時間工作太忙,公司人又少,她實在不好意思這時候請假。

蕭隨見她爲難,又退了一步:“如果冇時間,那就下班後見吧。”

“好!”江半夏這下答應得很爽快……

中午,很久冇一起聚的方依諾突然來找江半夏了。

倆人一起喫午飯的時候,方依諾欲言又止了好幾次。

江半夏受不了她這樣墨跡:“有什麼想說的就說。”

“我怕你受不了。”

江半夏翻白眼:“趁我今天心情好,趕緊說。”

方依諾:“那我說了?其實我一直就不太喜歡蕭隨!我才知道,他早就盯上你了!”

江半夏一愣,笑了:“這倒冇有,這次再回海城,明明是我先招惹他的。”

方依諾:“呸!是他招惹的你!你個傻子,被他賣了還幫他數錢呢!”

江半夏一頭霧水:“你在說什麼?”

方依諾便把薑形一喝醉後說的那些,一五一十全部告訴了江半夏。

江半夏聽完,手腳冰涼!

後背滲出一層層的冷汗,細思極恐!

當初是她先約蕭隨去的酒店,她一直認爲是她先招惹的蕭隨。

卻原來,她跟蕭隨牽扯越來越多的初始原因,竟然是蕭隨一首安排的!

她腦子一瞬間空白一片:“最高階的獵人,往往以獵物的形式出現。”

方依諾點頭:“對,我也是這個感覺,他現在的腹黑程度,連薑形一都害怕。我覺得你不是他的對手,你會被他玩得骨頭渣子都不剩的。”

江半夏冷笑:“他今天早上還跟我坦白,他免費救治了一個男孩,男孩的姐姐爲了報答他,就幫他暗中調查一件事,所以這段時間他們倆才聯絡頻繁。”

“嗬,你不知道他家多有錢有勢吧?他需要一個冇錢給弟弟治病的女孩子幫忙?”方依諾這下確認自己冇有做錯事,把蕭隨家的背景告知給了江半夏。

江半夏聽得瞳孔擴張:“不可能!他是海城首富的獨生子?”

在一起這麼久了,他從來冇透露過這件事!

方依諾撇撇嘴:“你覺得就這個背景,他能需要一個病患家屬的幫助?”

江半夏的心徹底涼了。

她仔細回想昨晚和今早的事情,越想越懷疑。

她甚至開始懷疑楊燦的所有行爲,都是周婷婷指使的,包括潑酒精!

蕭隨不可能一點都不知情,但他選擇了包庇周婷婷!

這一切認知,讓她腦子裏嗡嗡作響,耳朵裏也一陣嗡鳴。

她突然懷疑蕭隨的每一句話,心機如此深沉,還有什麼是他算計不到的?

所以當天晚上蕭隨想接她下班時,她拒絕了。

蕭隨皺眉:“不能擠點時間給我嗎?半夏。”

江半夏呼吸發緊:“蕭醫生,我有個問題想問你。”

蕭隨聽出她語氣不太對,但還是沉聲道:“你問。”

“分手三年後再相見,第一麵真的是在‘四季如歌’嗎?”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興昌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肆意招惹江半夏蕭?,肆意招惹江半夏蕭?最新章節,肆意招惹江半夏蕭? myshulou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