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的時間,邊穀的另一隻角終於長了出來,與原先的一樣大,一樣好看。

雙角崢嶸,靈氣十足!

同時,它的智商也迴歸正常,說話也不口吃了,偶爾顯露人前時更是高深神秘。

自由自在的靈魂不會拘束在一方土地,在邊穀看來四海為家纔是最浪漫的事,時不時就會前往四域逛逛,為修道者指點迷津。

瑞獸白澤之盛名,久而久之便流傳大地。

不過每當它玩瘋玩累了,邊穀就會回到一切的發源地,它的故鄉山海中心。

此時的鬼域已經不同於往日那麼黑暗陰森,很多地方都有陽光普照而來。

中心處的山海地段更是一片祥和,當年縮減至極小的那片地方開始往外延伸,無數精怪孕育而生,福澤深厚。

白澤便是這山海中心的神,一統眾獸。

邊穀的理想就是等待這山海迴歸到遠古時期的繁榮。

今日歸來適合慶祝,它約守樹人一起喝酒。

這老魔頭自從十年前朝歌的那一場大戰後就恢複了自由,這世上能打過他的人也寥寥無幾,但他倒像是返璞歸真了一樣,每日悠閒的曬太陽,或與各方樹靈聊天。

邊穀回到山海中心時,守樹人已經準備好了靈釀在此等候。

守樹人看到邊穀踏空而來,一步一時空,對上那一雙湛藍色的眼睛時,無論看過多少次,守樹人還是忍不住感歎:

“神獸就是不一樣,哪怕知道你的內在是二哈,但你這一舉一動渾然天成,不管怎麼二都很高貴神秘!”

邊穀用睿智的目光看了他一眼,張口道:“我也是有信仰力的神了,四域到處都有供奉我的地方,你呢?大魔頭隻能苟活於世,稍微犯點錯天降劍光就把你劈死了哈哈哈!”

守樹人點著頭:“恩,你什麼都好,就是彆開口說話。”

邊穀四蹄彎曲而坐:“少廢話,酒呢?”

守樹人拿出靈釀:“答應我,喝醉了彆發酒瘋。”

邊穀揚起下巴不屑道:“看不起誰?十年的拚酒,我現在千杯不醉!”

守樹人一挑眉,給它滿上一杯。

邊穀還未去喝,光是聞了一下就頭暈目眩,連忙把腦袋往後仰,問道:“這是什麼新品種?”

守樹人:“嗬!不乾不是男子漢,敢不敢?”

邊穀咬牙切齒:“怎麼不敢!乾!”

一魔一獸對飲,頗有種乾架的氣勢。

但喝到正興起時,守樹人突然驚恐的站起來,抱起酒罈子就跑。

邊穀一臉懵逼:“你乾什麼?怕了?喝不過我?”

不可能吧,這老魔頭一把年紀,比龍尊年紀還大好幾萬歲,那酒量更是無人能敵。

怎麼可能喝不過它這隻剛成年的白澤?

守樹人連個招呼都來不及給它打,邊跑邊衝著前方大喊:“帝休!帝休!開門,快開門放我進去!”

頗有種逃命之勢。

而那帝休樹靈更是有應必求,直接將帝休界大門開到了守樹人麵前,然後一口將人吸進去,包裹著帶走。

真就是一眨眼冇了,無論是守樹人還是帝休樹靈都很急,彷彿有猛獸在身後追一樣。

把邊穀看的目瞪口呆!

它搖搖晃晃的站起來,剛想找個什麼詢問,突然身旁一陣時空流動。

一個巨大的傳送通道出口呈現,一晃眼間,一人一孩站在了邊穀麵前。

邊穀驚呆的看著眼前這老頭,要不是這張臉它熟悉無比,它都認不出來這是龍尊晝祖!

此時的龍尊哪裡還有往日的樣子,簡直比最早期的流浪漢還不如,甚至兩鬢還生出了白髮,看上去無比滄桑衰老。

半條命都快冇了!

而在龍尊的腦袋上,還趴著一個半龍幼崽。

小奶龍頂著兩隻小龍角,雙手用力的揪扯著龍尊所剩不多的頭髮,疼的龍尊齜牙咧嘴。

關鍵這還不是最慘的!

最慘的是龍尊被扯壞的衣服下,皮膚一塊紫一塊青,像是被小拳頭錘打所致。

邊穀嚇的當場酒醒!

若說這世上有它瑞獸白澤恐懼的人,非這小奶龍莫屬!

洛因幼都算不上,因為有感情,洛因幼雖打壓它,但並不會真的把邊穀弄死。

小奶龍會!

小奶龍今年兩歲,正處於不懂事且精力旺盛的時期。

他出生時父母皆已是神,父親是龍島尊主,母親是朝歌神主,可以說是天地間最尊貴的半龍。

正是因為父母的強大,雙神巔峰時生出來的孩子,一落地就與眾不同。

說的好聽是天資超絕未來至尊非他莫屬,說的難聽是混世魔王小奶龍四處惹禍!

冇看到那守樹人都嚇的直接跑嗎?

可見其恐怖!

邊穀嚇的後退好幾步後,努力平複著情緒問道:“龍尊來我這裡乾什麼?”

好好的龍島不待,彆來禍禍它山海啊!

小奶龍咯咯的笑著,一會兒拉扯龍尊頭髮,一會兒伸手想拽邊穀的角,被邊穀躲開好幾次。

龍尊倒是全程無動於衷,一整個習慣了。

隻見他麵無表情的說道:“我決定晉昇天道。”

邊穀:“???”

這時候?說好的帶孩子呢?

當初是誰一個勁的催催催,口口聲聲說要帶孫子的來著!

龍尊無視了邊穀的表情,一本正經的將小奶龍從頭上抱下來,遞上前:“本尊無法教導他,你來。”

說罷,他手就直接一鬆,下一秒就退到了十米開外,一副死活不會再管的決心。

而那小奶龍,早就對邊穀的大雙角心心念念,在龍尊鬆手的刹那就雙腳一個倒勾,直接騎到了邊穀腦袋上。

也不知道誰教他的倒勾!

小奶龍的雙手,更是自學成才的一手抓著邊穀的一隻角,開始搖晃開始掰。

雙神所生的天選之子,那力氣哪怕才兩歲都奇大無比。

差點把邊穀的角掰斷!

邊穀當場就明白了龍尊身上的那些傷是怎麼回事,堂堂龍尊啊,竟然被一條小奶龍的小奶拳錘成那樣?

不等邊穀徹底明白過來,‘嘭’的一聲!

小奶龍的一拳,錘在了它腦殼上。

邊穀當場就眼冒金星像是乾了十壇萬年靈釀,整個身體站不穩要栽倒。

小奶龍還不讓它倒,抓著它的雙角又是一個大力,直接將歪了身子的邊穀掰正,然後繼續禍禍。

邊穀身不如死,慘叫連連。

龍尊就站在遠處麵無表情的看著,眼底流露出一抹釋放的快意:“邊穀,身為瑞獸白澤,自然有鎮壓混世魔王的責任!”

邊穀:“啊——”

龍尊伸手觸碰天空:“老夫先走一步,你加油!”

邊穀那叫一個急,衝過去阻止龍尊:“你怎麼能叫我帶孩子?他爸他媽呢?!”

龍尊:“他倆雲遊四海,生下孩子撒手不顧……”

邊穀打斷他:“那不是你自己承諾的會好好養孩子!擦!是你自己非要帶孩子的!”

說罷,邊穀就帶著小奶龍上前,要去咬龍尊的腿。

龍尊甩手就將它和小奶龍都轟飛,態度堅決:“老夫要晉昇天道!你這不懂事的白澤!不要來阻礙我!”

為了擺脫這恐怖的孫子,龍尊竟然毫無留戀的當即要飛昇成為天道。

要知道之前他為了留在世俗世界,花費了多少力氣,壓製了多少年的修為。

但這一切,都因為帶了兩年的小奶龍徹底放棄。

他帶不了這孩子,他快被自己孫子折磨瘋了!

邊穀:“回來——你給勞資回來啊!!!”

它崩潰了,龍尊簡直是急不可耐的當即要飛昇,那速度,那光輝,甚至已經有天道聖光直接落下。

它來不及阻止,那小奶龍還加大了手裡力道,邊穀感覺自己天靈蓋都快被扣下來了!

邊穀眼睜睜的看著龍尊沐浴金光,衝著它微笑。

那笑容,怎麼看怎麼欠揍啊!

龍尊在飛昇的最後一刻開口:“你好好陪伴他,我這一去,就不複還了。”

邊穀:“啊——!”

龍尊化作了金光,直衝雲霄,一眨眼就看不見了。

邊穀絕望無比的癱倒在地,身旁那小奶龍壓根冇有與爺爺分離的悲傷,還在拽它的毛,手勁賊大,一拽一大把。

拽完了,在那笑。

小奶龍:“嘻嘻!”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興昌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出錢你出命,我倆一起神經病,我出錢你出命,我倆一起神經病最新章節,我出錢你出命,我倆一起神經病 筆趣閣API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