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膝蓋我收下了_番外 番外十

小說:這膝蓋我收下了_番外 作者:江山滄瀾 更新時間:2023-01-17 21:22:52 源網站:筆趣閣API

旅行大巴已經進入三次他國國境,更換過新的零件,最後因為要渡海,隻能租了當地的一個停車場,將它放在那裡,帶著土地乘坐輪船。

結果萬萬冇想到,泥人居然會暈船。

它們一個個軟趴趴地倒在地上,頭頂的花都蔫了下來,一個個唉聲歎氣,看起來可憐兮兮的。

“怎麼會暈船呢?”宋雎窈捧著一隻變得軟綿綿的小泥人,試圖把它腦袋上的花抬起頭來,花很快又塌了下去。

“大概是在陸地呆太久了。”江白奇拎起一個泥人的腦袋,泥人連罵他都冇力氣了,軟綿綿的在他手下晃盪。很快就頭身分離,身體“啪嗒”一下在地上摔成一坨。

呃……

“多坐幾次就習慣了。”江白奇蹲下身,把手上的小腦袋按回那坨泥土上,說。

小泥人頓時唉聲歎氣得更加厲害了。細細的嫩嫩的小嗓音,真是可愛極了。

小泥人蔫頭蔫腦四天後,他們可算抵達了下一站,到了叢林之國阿卑斯。

這個國家可真是不可思議極了,人們冇有生活在土地上,而是生活在一棵棵巨大的樹上,那巨樹的樹根交纏,將整片大地都鋪滿,放眼看去,幾乎很難找到土的影子。那些巨樹樹冠茂盛,空中天橋交錯,巨大的樹乾上螺旋的□□旋轉上升……

有些樹上掛著碩大的果實,散發著一種獨特的香味,讓人聞著就油然升起一種快樂的感覺。這果實是宋雎窈從未見過的模樣,人們小心翼翼虔誠地將它摘下來,放進框框裡……無論男女,大部分人都是健康的小麥色或更深色的皮膚,骨骼上覆著一層肌肉,散發著蓬勃的生命力。

人們大聲說話,語言不是宋雎窈學過的,她聽不懂,不過這一切看起來是那麼和諧歡快。

這個國家很難見到科技的影子,看起來是……是那麼的環保,像個世外桃源。

“阿卑斯的國王不喜歡科技,喜歡大自然,土地給了他迴應,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國王之一。”江白奇說:“不喜歡戰爭,清心寡慾,很佛係。”

“那是他的情緒果實。”江白奇見宋雎窈很好奇那果實,說:“這些巨樹叫阿卑斯鐵樹,是叢林王的精神體擴現。他心情怎麼樣,就會長出怎麼樣的果實。而且會長在特定的部落裡。比如哪個部落犯了錯誤,部落樹上就會長出不好的情緒果實作為懲戒。”

“他們會吃掉嗎?”

“不會,好的情緒果實是獎賞,國民會供奉起來,自然**後,作為養料埋進樹根裡,樹會更加強壯健康。”

這個世界可真是不可思議。宋雎窈對這個國家非常有好感,不止是因為這裡像個冇有世俗煩惱的世外桃源,更因為這個國家的王後,也是當初給她送土的王後之一。這個國家的土大多都在樹根下,得費了多少勁,才挖出來那麼多啊。

宋雎窈腦子裡不禁浮現一個畫麵,叢林之國的王後拿著小鏟子,蹲在一棵巨樹下,拍著比她大腿粗兩倍的大樹根,哄道:讓開點讓開點,我挖點土,快讓開點……

哄了半天,樹根纔不情不願地挪動,露出藏在底下的一片土地來。

還真是可愛極了。

這時,天上傳來一陣清脆的鳥鳴,一列翼龍一樣的行軍鳥飛了過來,落在了宋雎窈和江白奇麵前,這時他們纔看到鳥背上站著穿著阿卑斯軍裝的軍人。

這是叢林之國的空中衛兵。

“江先生,宋小姐,我奉國王的命令前來迎接你們。”小麥膚色,看起來野性帥氣的軍人將帽子摘下,擺在胸前說。

江白奇進入叢林之國的國境,這個國家的國王自然知曉,國王允許了,他們才被放行進來的。

宋雎窈和江白奇坐在最大的行軍鳥鳥背上,鳥背上安裝了座椅,兩人坐在後麵,有人在前麵駕駛。

樹巨大的到可以讓鳥類在樹冠下飛行,不過樹冠之上,還有更大的飛行獸,搭載著要遠行的國民去其他部落工作或者探親或者旅遊。

阿卑斯的王宮在一顆巨大的紅色阿卑斯鐵樹上,行軍鳥在王宮前開闊的平台上降落,改換獨角獸獸車進入。

遠遠的,宋雎窈就看到大殿門口,一位活力四射的年輕女性在歡快地招手,健康漂亮的小麥膚色,黑色的頭髮,渾身都散發著陽光一樣暖洋洋的味道,笑容燦爛極了。

她的旁邊站著一位國王,穿著白色的有著繁複植物紋路的,顯得很神秘的長袍,碧綠的長髮柔順垂落,有一種透明的夢幻感,耳朵有點尖,像宋雎窈腦中的精靈形象,幽碧的眼眸漠然神性,令人不敢直視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宋雎窈總覺得從這位國王身上感受到了敵意。

宋雎窈剛下車,那位王後就快樂地跑了過來,抓著宋雎窈的手轉了一圈,“窈窈!我可算見到你啦!可以給我簽個名嗎?!”

啊……原來是粉絲嗎?

江白奇走到宋雎窈身邊,這時她才注意到江白奇,嚇了一跳:“豁!奇奇的存在感果然好神奇!”

邊上伸出一隻有著瑩綠色紋路的手,拎著她的後頸把人提了回去:“不要這麼稱呼客人,冇禮貌。”

宋雎窈覺得他好像是在吃醋,覺得老婆這麼叫彆的男人太親密了。

“有什麼關係,放開我。”把後頸的手拍掉,她又跑過來拉住宋雎窈的手:“我帶你去玩!”

國王:“你……”

叢林之國的人,大部分男女身手都十分矯健,這位活潑頑皮的王後也不例外,力氣也頗大,宋雎窈被拉住一下子就被拖著走,她轉頭看,似乎看到叢林之國的國王臉上的無奈和鬱悶。

看來是個管束不了的命定之人啊。

土地主人和土地主人聊天,命定之人和命定之人說話。

這位王後果然是宋雎窈的粉絲,專門有個書房放著宋雎窈的好多周邊,抱枕、毛毯,還有一把仿的見雪,宋雎窈個人海報貼了滿牆……唔,宋雎窈知道國王對她的敵意是怎麼回事了。

宋雎窈和江白奇在叢林之國呆了幾天,被王後帶著見識了這個國家的風土人情,享用了獨特的叢林美食,還看了一場角鬥場比賽,成功押對了一位贏家,賺了一筆小錢。

在那位佛係國王因為老婆天天早出晚歸和彆人親親熱熱,就快要丟掉佛係人設的時候,宋雎窈和江白奇很有眼色地告辭了。

國王鬆了一口氣,內心開始平靜。

“對哦,我可以跟他們一起去旅遊啊!玩一圈再回來!”王後猛地一拍手,一改蔫頭蔫腦,跳起來就想追出去的樣子。

佛係國王額角一抽,伸手抓住老婆,好一通“教訓”,才終於消耗掉了她過於旺盛的精力,不再想著往外撒野了。

神清氣爽地從寢殿裡出來,眼前忽然冒出一粒光點,這是國王之間的聯絡網,這粒光點大概就是對方請求視頻通話的意思。

叢林之國國王手指動了動,光點便張開,形成一麵鏡子,鏡子外麵是一圈植物點綴,鏡子裡,倒映出來的卻是一位銀髮銀眸的國王。

“你見到她了?”那頭的國王問。

“見到了。”

“她……怎麼樣?”

“狀態看起來不錯,她的國王很愛她。”

這時,又有一粒光點出現了。

一位國王請求加入群聊。

叢林之國的國王因為性格佛係,也不愛八卦彆人,所以願意跟他交朋友的同族比較多。

光點打開,紅髮金眸脾氣火爆的國王出現在鏡麵上。

“喂……哦,有彆人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紅髮國王立刻把銀髮國王拋之腦後,抱著胸有些彆彆扭扭地向綠髮國王發問:“給人類小鬼送禮物的話,送什麼?”

“你的命定之人?”

“唔。”

“所以之前那個是惡作劇?”

“不知道,也可能是轉世。”

是隻有這種解釋了,要麼之前死掉那個隻是命運的惡作劇,不是真的命定之人,要麼現在這個是命定之人的轉世。

“多少歲了?”

“馬上15,煩死了,一直吵著要禮物,誰知道人類喜歡什麼。”

很嫌棄的樣子,但是仔細想想,最近幾年火國的情況好像在好轉,恢複了不少生機,不過因為他的命定之人已經死了,所以大家都冇想到他是為什麼突然改變,還以為他是迴光返照,是隕落前的消停呢。

“她平時喜歡什麼就送什麼。”

“開什麼玩笑,她喜歡我,我把自己送給她嗎?想得美,臭小鬼一個,聒噪死人。”

“……”真的不是來炫耀的嗎?

銀髮國王的鏡麵消失了,退出了群聊。

綠髮國王默默憐憫了一下,繼續和紅髮國王視頻……

……

宋雎窈和江白奇繼續旅行,遇到了不少事,除非是必須要補充些物資了,旅行用的車子有需要,他們一般不進入他國境內。並不是每個土地主人都好相與,隻有幾個國家是一定會進去拜訪的,那就是贈予了江白奇土地的國家。

這些國家的氣質麵貌,跟他們的國王有著很大的關係,而每個國王都性格迥異,第二個進入國境去拜訪的國王是雪國國王,宋雎窈原以為這會是個銀裝素裹,清清冷冷的世界,冇想到卻是家家戶戶熱情似火,一年365天有300天要搞篝火晚會,國民各個都能歌善舞。

雪國的國王金髮藍眼,熱情開朗,喜歡浪漫,瞧起來像個花花公子,實際上就是個地主家的傻兒子。王後則是卡片簡潔有力地寫著“遙祝幸福”的那位,雪白的長髮,眼睛是近透明的蒼藍色,整個人清清冷冷,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下凡,一個眼風過去,地主家的傻兒子就不敢再撒歡了。

這對在一起,就跟哈士奇和布偶貓的配對。赫然是女主人當家做主。

他們已經孕育出了一位小土地主人,王後邀請宋雎窈去看了,伴生藤已經長了滿地,也許再過幾年一個可愛的小朋友就要出現了。

告彆了外冷內熱的雪國,繼續啟程了。

不過不知道為什麼,宋雎窈發現江白奇突然經常夜半三更趁她睡著爬起來,坐在外麵不知道想什麼。這很不尋常。

這天半夜他又悄悄爬起來,離開暖洋洋的被窩和老婆,跑到外麵去了。

宋雎窈睜開眼睛,爬起來,“噓,不要說話哦。”她對滿地的小泥人說。

“嚶~”

江白奇正坐在小板凳上,背對著這輛新買的大巴房車,似乎很專心,都冇有發現宋雎窈過來了。

宋雎窈從後麵彎腰抱住他,“親愛的,你揹著我做壞事?”

江白奇嚇一跳,下意識把手上的東西藏了藏。

“冇、冇有。”

“我好傷心啊,奇奇騙我。你是不是不愛我了?”

明明知道宋雎窈是逗他玩的,聽到這話江白奇還是會緊張,“不是,我愛你,隻愛你。”

宋雎窈彎起眼睛,“那你在乾什麼?”

說著,頗為霸道的伸出手,撥開他的手,露出被他捧著的……一個小泥人?

小泥人三點臉仰望著宋雎窈:“哇~”

宋雎窈:???

宋雎窈臉邊,江白奇的耳朵紅彤彤的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宋雎窈眨眨眼睛,聯想前後,有了答案:“……是種著伴生藤的那隻嗎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宋雎窈把下巴搭在他肩膀上,整個人壓上去,聲音溫柔又性感:“所以奇奇想揹著我生孩子啊。我最近對你不好,你想帶球跑了?”

“窈窈。”江白奇被逗得受不了的時候,就會用很無奈很隱忍的口氣討饒。

“那是不是看到彆人家的孩子長出來了,很羨慕,也很想要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把你慣壞了?彆人有的,你就要有?”

“要有。”江白奇纔不信,自己和宋雎窈的感情會比彆人淺,憑什麼雪國那對能孕育出孩子,他們卻孕育不出來?

“好吧,那我們一起來。小孩子要夫妻雙方一起努力才能生得出來的,你自己一個人努力乾什麼?”宋雎窈把他拉起來,“走啦,回屋生孩子。”生孩子?或者用“孵”更準確?

“嗯。”江白奇又快樂了。

“下次鬨小脾氣,要當著我的麵鬨,自己三更半夜偷偷鬨,我哪裡會知道啊……”不就是因為她冇有看到雪國夫婦的小嫩苗,就想到自己家也有一小截還在土裡冇發芽嘛。可作為一個胎生的人類,對這種生孩子的方式很冇有實感,自然也不會一下子想到自己家這個。

“我又不是怨婦……”

“你是我的大可愛。啾~”拉起他的手親了下。

“……嗯。”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興昌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這膝蓋我收下了_番外,這膝蓋我收下了_番外最新章節,這膝蓋我收下了_番外 筆趣閣API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